期刊

[music.61] Sainkho Namtchylak:“疯子”在前,天才随后

 

  • Sainkho Namtchylak
Sainkho Namtchylak,图瓦蒙古人。1957年生于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自小学习歌唱,曾组过民谣摇滚乐团。长大后到莫斯科学习声乐,除学习图瓦传统的双声唱法(Throat singing/khoomei),也包括喇嘛与萨满巫教的传统声乐技巧。

 

中国梦之声,央吉玛败给了李祥祥,有人评论,这是合理的意外。

这个不愿意被人称作女神,却一直被称作女神到底的门巴族姑娘,整个赛季唱得最震人心魄的就是《莲花开》和《醒来吧》,那是她自己的歌,所以听得到她自己的灵魂。

在这个社会,不媚俗真的很难,坚持自我也真的很难,除非,你把你自我的那些特质做出了极致,变成了艺术,无人可以挑三拣四,没人配来指手画脚。

如果不是这么烈性地去保持自我,那就需要一颗无比强大,清净的心,看清一切,看淡一切。

或是把这二者融为一体——宁静地,把生命变成自己的生命,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变成呼吸一样自然,变成天堂一般让他人亦觉得美妙。

今天钟老师帮我把他一早推荐给我的歌找来听——来自Sainkho Namtchylak的一支浅吟低唱的歌。

虾米上对她的介绍是“当今世上最令人惊叹的图瓦超级女伶”。

她来自西伯利亚南部的图瓦民主主义共和国,她被称为图瓦的国宝,也被自己的很多族人所排斥,认为她的定居在外,是一种背叛。

她光头,如今是五六十的小老太。

她声音的多样性让人叹服,至少我听到的那些歌曲,有的是温暖柔软的低诉,有的是飘渺神秘的吟唱,有的是童稚的自言自语,有的是尖利的呼喊……各不相同的声音里,你闭上眼睛,心中出现的会是不一样的脸庞,不一样的神情,不一样的人生故事。

她专辑封面的表情大多让人感到孤独,于是我看到的不是脸,而是脸庞下的一个个属于她的符号。

Sainkho Namtchylak 2_r2_c1

网上有她现场的一段视频,几分钟的时长,看起来是非专业拍摄,角度、音质都不是一般的普通。

台下人数不少,光怪陆离的灯光里,人们的表情既不激动,也不那么投入,有人忙着用手机录像,有人闭眼跟着歌声微微摆动身体,多数人表情有些淡然到茫然。

台上的她,是我不曾想到的样子,我觉得这个小老太太,应该会很有范儿,一脸清冷地在一束朦胧的追光里坐着,缓缓地唱,哪怕嘶喊起来,也是旁若无人的模样。

但是她在台上,有些瘦小干瘪,穿着最普通的一件素上衣,一条粗裤子,光着脚,有点像街边流浪的人,又有点像某个清晨你在菜市场遇到的一个大妈,擦肩而过,你或许会回头再看一眼她的光头,但你不会去追究她是谁,更不会记得有个她。

只有旁若无人是真的。她旁若无人到好像无论台下是什么境况,她都已融入人群之中,或者,那种融入也是表象,她根本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快乐着。

她举起双手,一边拍击着,一边从嗓子眼里时不时发出一阵孩子一样的笑声,那几乎无声的单纯的呵呵笑,让人听起来觉得有点怪异,当然,这也是她音乐的一部分。

灯光下的她,皱纹的印迹突然让我想起杜拉斯,《情人》里那个男人说:“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她的皱纹里藏着什么样的故事?无论是什么,都成就了现在的她,丝毫不做作地做着她喜欢的事,唱着她喜欢的歌,这是一种独特的美,无关容颜。

我们所见的许许多多歌手,技巧包裹着情感,也压抑着情感,即使饱含情感,也是堆砌辞藻的文章,华丽充沛得让人有些恍惚,一时不知道舞台上站的,究竟是这个谁,还是那个谁。当心中有太多目的、顾虑的时候,再热爱音乐的人恐怕都无法真正享受音乐。她有许许多多的技巧,我钦佩她把无数的技巧化为自然,化为无形,化为只助她自己将心灵用音乐倾诉出来。

她的好些歌我也无法欣赏,下午钟老师让我去听《Lost rivers》,整张专辑里面充斥着自语、尖叫,没有旋律,没有节奏,只有情绪的释放,用各种声音绘制出不同表情的脸谱,这似乎是一张中毒肿胀的嘴唇,要在黑暗中给你一个死神之吻。她自己一定是享受的,于她而言,这就足够吧。

我们笑谈,如果她去参加选秀节目,会是如何?

唱此类,女神,唱彼类,女鬼。那就先女神,总决选的时候来首女鬼,必然极戏剧。

哈哈,但这也不过是我俩的yy罢了,她怕是不会屑于用选秀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音乐的。

听着好音乐的时候,我在想,天才与疯子,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同样的自我之下,天才或许更疯狂,疯子只不过无意识地旁若无人,而天才,在能切实感受世间那些爱恨悲欢时,依然选择不加在意,这一定需要更多的勇气。

所以,不是天才容易变成疯子,而是必先对自己热爱的东西疯狂,不被俗世束缚,由疯子再迈一步,才是天才。

Sainkho Namtchylak 3

对了,要找的kaar deerge chouvulangnig QQ音乐里没有,有兴趣的童鞋们自己搜来听听吧,找到的歌词译文如下,完全是对不顾一切,自我着追求的她自己的写照,想起尚雯婕说的,如果追寻自己的音乐,这条路,注定是要走向孤独的。这样的孤独,值得景仰。

我生来就是要死亡的,请给我自由。

或许我已经频临死亡,但我仍将为你歌唱。

无父无母孤独的我,蹒跚行走与人间,

有一天,我将倒下死亡。

我的身体就像树,哪儿是我埋葬之处?

我的歌声就像鹿鸣,何時会破裂消失?

我是个赤裸的灵魂,是的,就像个天真的孩子,穿越人間。

不要怪我,果子成熟了,就会落地。

就像太阳与月亮,我是个赤裸的灵魂。

(本站作者:珠海  蜜柑天使)

 

85880099Alla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85880099Allan”的所有文章 →

6 条评论

  1. 头像
    未果之事

    从落网来的。如获至宝。

  2. 头像
    三石郎

    美妙的

  3. 太阳晒晒
    太阳晒晒

    我知道这个女人,。可是第一次别人向我推荐她的一首歌时是半夜。。。那首歌吓哭我了。。 😕

    • 头像
      85880099Allan

      像《lost river》里的音乐,我确实不会欣赏。那都是神曲. :mrgreen:

  4. 头像
    85880099Allan

    感谢沙主帮忙编辑的这么好。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