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music.35] 消除:《梦想家的爱情》---不合时宜年代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歌

 

《梦想家的爱情》:一个“紧”入而立之人的路途碎片,不是啤酒瓶打碎的碎片,是叶子随风飘落时候的光影碎片,那叶子是青春,树是生活。叶子和树是有关系的。这说辞只是文艺小青年用来抒情的表面语句。 

歌还是歌,娱乐致死的年代没几个人真唱歌。商业年代讲究是效率,效率这可怕的词语激荡着我们现在所谓的文明,多少理想主义者被一个效率主义者所拐买。这些歌都是些没效率的产物,申奥成功那年就小杨写好了,现在奥运都结束了,老杨才想着做个小样。所以老杨自嘲是“不合时宜年代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歌”。 

 

关于《梦想家的爱情》小样的记忆碎片 

  • 猜火车

2005年左右。写于兰州。不可否认与《猜火车》这部电影有关。但真正又没多少关系。这首歌想说,所有青春、恋爱、梦想都只不过是我们年轻时强加于人生的虚幻外衣,而生活本身,无法选择永不改变。

 猜火车,完全是随意且即兴而为。为了摆脱平时里长期养成的沉郁、悲伤的生活情绪,于是弹起吉它,试着将生活状态改变。于是有了一种轻盈、欢快的节奏,其实还是逃不过一种宿命的论调。

  •  西藏

写就最早的一首歌。当时还在上学,好友李垣璋送我一笔记本,打开看,里面有他手抄诗,即张子选先生的藏地诗篇:拥有系列。其中有这样一首诗。约2002年初,与周凯同学去云南。无聊时,在云南写就。 

关于这两首歌,就我本身来说,都不是我满意的状态及类型。西藏,虽然是一气呵成,但一直觉得不是我想象中的音乐气质。只是词曲比较完整,所以一直没有忍心完全抛弃。后来发现朋友们比较爱听,于是留下来。对于西藏,我并没有去过,对于我它只是一种情绪和感觉。也许只有这种感觉是真实而美好的,因为它不会让人失望。 
  • 遥远的路途

写于2006年冬天。当时住在东北旺的平房。寒冷。失业。我和诗思的爱情有些悲观。偶尔也会有阳光灿烂的一天。天空湛蓝,太阳温暖地照在窗台。空气不错,郊外有成片的旷野,算是北京少见的干净轻爽的气候。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感觉生活无限美好。至于有没有希望都无关紧要,关键是我们拥有信心与力量,将路一直走下去。 

  • 我们都被爱情毁了

2005年。戏作。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往往成为女人权力的法码或资本。在爱情生活里,女人才是主角。当然在她们操纵的爱情世界里,自己也会成为男人的傀儡。爱情就是这样,心甘情愿地去接受它的美好与残酷。 

35-1

  • 幸福

2005年。游甘南拉卜楞寺。最初叫《甘南纪事》,后改名。 

  • 无家可归的人

与遥远的路途写于同一时期,但感情却完全相异。正在被拆迁的东北旺,破败萧条。我整日无所事事,游荡在那条小路上,看那些卖菜的小商小贩,看那些躲在角落里的人们。一场大风吹来,他们用衣服裹住脸颊,生意淡薄,无法收工,却也无处可去。 

  • 种日子

2006年上半年。在太原。天涯酒吧。日子就象庄稼,当无聊之极时,你会觉得它快熟透了,还能怎样?哦,“那就这样吧,它不是毒药”。 

  • 最初的模样

2007年初。随着年龄成长,平静与心态必不可少的越来越安然。然而并非是越来越积极,而是不再苛求一切去改变,其中的倔强变的毫无理由,随时听从身体与命运的安排。 

  • 老地方

约2006年。故乡已经模糊难辨,而家对于自己并不是某一个地方。 

  • 梦想家的爱情

2007年。自己较满意的一首歌。整体情绪比较淡然、安静、干净。比较朴素地表达了我想表达的。感觉大概歌谣就是这个样子吧。

 (完)

2009\7 消除

一粒沙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一粒沙”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