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不知何故,我在遭遇屈辱时并不马上不快,而大多在一小时过后才渐渐气恼起来。

看树木时,我总觉得它们也像我们人一样有前后序列。

有时我很想成为一个暴君,把众多男女投入虎口狮口。可是只消看一眼脓盆中血淋淋的绷带,全身便顿生厌恶。

我不具备任何良心,甚至艺术良心。但具有神经。

我很少怨恨,却时常轻蔑。

我并不总是我一个人。儿子,丈夫,雄性,人生观上的现实主义者,气质上的浪漫主义者,哲学上的怀疑主义者等等——这些都无大碍。只是为好几个我的经常争吵感到苦恼。

接到未知女性的信时,最先考虑的总是她是否漂亮。

所有话语必如钱币有正反两面。我称他为“虚荣鬼”。但这点他与我大同小异。就我自身而言,只不过是“”自尊心强“而已。

医生问及病情时,我一次也没有正确的说出自身实况。因而总觉得是在说谎。

随着远离自己的居所,似乎自己的人格也模棱两可起来。或许在离开居所三十英里时此种现象即已开始出现。

我的精神生活极少正步行走,而总是跳来跳去,一如跳蚤。

遇见熟人时,我必主动点头致意。因而对方未察觉时便觉得”亏了“的心情也不是没有的。

(文:芥川龙之介)


  • 入群请加微信:wlf925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一粒沙 waasaa.com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一粒沙 waasaa.com”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