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music.64] 茶季杨:如果珍惜了都不能一直走下去,那就是命

 

聆听一首能走进心灵里的歌,如穿行在一座古老且神秘的大山。

走过了黑夜,走过了黎明,走过生命的长河。

又似围坐在篝火堆旁跳起最自然的舞蹈伴着兹兹的火苗到天明,

用最简单的方式歌唱着生活,悠远且缠绵。

 

【茶季杨 】

 他,

彝族,

80年代末生于大理(现居北京),

只因从小喜欢音乐,

20岁时毅然辞去家乡的教师工作,

孤身走上了独立音乐人这条路。

 

  • 曲风旷远悠长,有浓郁的西部风情,
  • 质朴柔和的内敛和淡淡的忧愁把自己独有的简单纯粹体现在他的音乐里。

 

 

穿透生活的他的质朴

他从山里来,带着山里人的气息,那么多年了,也没散去。

他的家,在距离大理古城2小时车程的山里。他说从前那里有很多树、很多的水,大家过得简单而纯粹。后来,随着大理古城的热闹,人们或多或少有些改变,虽仍比城里人淳朴许多,但已经看不见水了,也再没有人去种水稻了。

“我是家里的季字辈,妈妈姓茶,爸爸姓杨,于是有了茶季杨。”读起来挺特别的一个名字,本以为能挖出一段故事,或至少,有个听起来会让人觉得深刻的含义,他却只是讲述了个简单的事实。在这个处处都能做文章的年代,他的简单直白让我词穷。

他从小喜欢音乐,因为家里的原因,高三虽然考了音乐,却最终也没能去上大学。他不愿像祖辈那样,一辈子呆在大山里,于是毅然辞去了家乡小学教师的工作,背上行囊,走出了那片养育他的土地。他对音乐有着天生的敏感,虽半路出家,却仍然自顾自的唱着,想着有一天,自己能站在大舞台上为大家歌唱。“我想到城市里去,我要成就自己。”然而,漂泊的生活并不顺利,离开故乡后,他才发觉,成就自己,原来那么难。为了生活,他去酒吧驻唱,也承包过酒吧自主经营,可身无分文的窘迫依然时常会有。

 

 

未来不唱歌了,你会做什么?

“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只能通过唱歌来找回自己的心,除了唱歌,好像其他的事我都不擅长,唯一擅长的这件事,我想尽全力做好。”他简单的表达着对音乐的执拗,即便眼下生活清贫,他仍坚持沿着最初的梦想一路走下去。有朋友说,别人在唱姑娘的时候,他在唱故乡。他说“故乡才能让我有归属感,那是我创作的灵感源泉,是我的根和魂。”

 

一粒沙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一粒沙”的所有文章 →

1 条评论

  1. 头像
    若若

    动听的声音迷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