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music.46] 冰海精灵——Sigur Ros

 

  • 背景伴奏:Untitle

你好,这里是挖沙网音乐专题,我在挖沙,我们用声音交换世界,我是浸江夜。今天节目的主题是“冰海精灵——Sigur Ros”。

冰岛,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国度:连绵的冰原,爱斯基摩人,狗拉雪橇。这片奇特的土地总是给我们带来格外的惊喜。今天在这里要介绍的是冰岛这两年新近窜出来的一支奇特的乐队:Sigur Ros。之所以说这是一支奇特的乐队,是因为这支乐队正如冰岛这个奇特的国度:优美、神秘、静谧,不食人间烟火,不沾染一丝凡尘俗物。

冰岛乐队Sigur Ros(意为“胜利的玫瑰”)是由成员吉他主唱Jonsi Tor Birgisson,贝斯手Georg Holm,和第一任鼓手Agust成立于1994年。晚些时候键盘手Kjartan Sveinsson加入了乐队。在录制了乐队第二张专辑《Agaetis Byrjun》(满意的开始)后,Agust宣布退出乐队而从事他所喜爱的美术设计。Orri Pall Dyrason作为第二任的鼓手代替了他的位置。

  • 播放音乐:Fljotavik

Sigur Ross为广大的听众带来了如他们家乡那些独特、美丽而又充满生机的,自然景色一般的音乐。虽然他们使用的是自创的冰岛方言(冰岛语本来就是少得不能再少的语种,再加上还是自创的方言,我想这个世界上也许就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歌词的意思了。所以对于他们的音乐,我们只能去感受,去猜测,因而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感受,可能这就是他们创作音乐的目的--自我感受。

冰岛的歌手,好像都采尽了冰的灵气,透骨子里有一股冷峻。或者这是由于冰岛独特的自然环境。在这个火山与冰田混沌天成的岛国里,孕育着一批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比欧洲大陆的乐手多了一些世外桃源的仙灵之气,在美国的乐手眼中看来更是清高傲岸。Sigur Ros,就是典型的一队。

  • 播放音乐:I Gaer

主唱jónsi(jón tor )有着一副造物主精心打造的好嗓子,有着男童唱诗班那种纯净、不染世俗的气息,他那午夜吟语般假声仿佛极地上空挥散不开的云层,如水中涟漪一层层的散开,用冰岛语和乐队自创的"希望之土"阐述着沉思与前生往事。初听他们的音乐,你很可能会误以为这是4AD唱片公司的新特产:音调融合了缥缈、虚幻、宗教、新古典主义,炮制出真正的天籁之音,让人不知不觉地融入Sigur Ros的独特世界。接下来,为您播放的是一首轻松愉快的歌曲。

  • 播放音乐:Inni mer syngur vitleysingur

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唱的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深入到Sigur Ros的音乐世界里去。他们的作品一般都长达6、7分钟,不过决不会让你感到有一丝冗长。他们对音乐有极好的控制能力,把各种不同的声响严缜的编制,由平静的堆积、暗动然后是厚积薄发的高潮,就像太阳在经过漫长的极夜后刺穿黑暗的壮观。融入他们的音乐氛围里,你可以感受到冰岛带给他们那种独特的纯净、安宁,无垠的天空下淡淡的阴霾,无尽的冰原给人宽广的感受。

  • 播放音乐:Saeglopur

“我们的音乐深深的来自这片土地,看看这些岩石、土块,他们是有生命的”。的确,他们的声音是上帝从天国洒下的黄金泪珠,是冰河在冰川上缓缓流动的声响,是鲸鱼对外太空发出的声纳。在Sigur Ros的世界中,你是找不到一丝尘世的喧动的。一如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安静的人民、天空、冰原上蠕蠕爬动的海豹。他们是如此轻易的让你被感动,使你落泪、失落、徘徊……

  • 播放音乐:All alright

深远悠长的键盘底音,带着浓浓的梦幻意境和惆怅,无论是电声乐器还是管弦乐器,他们都可以安排的错落有致,张力十足,可以说每一首歌曲都是一席精神的盛宴。

我好像回到了遥远而熟悉的时间和空间,远得仿佛手伸得再长也触碰不到边缘的土地。有风,暖的,冷的,就这样拂面而来。夹杂着一些干净的泥土,沙砾,打在你脸上,细微的疼痛感,稍纵即逝。有些仿佛是婴儿的声音,轻轻地唱着,念着,无意识的,或者有意义的,都可以。女的,男的,分不清的。什么都有。杂合着那样的风,那样的气息,就像是冰岛的空气,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在冰岛有风吹到,都会有想哭的感觉。到处弥漫的,是无处不在的音乐气息。"就像是这样的,冰冰冷冷,又惬意非常的感觉。

  • 播放音乐:heysatan

当然,还有一种季节叫冬天,冬天一定会有雪,雪是飞舞的,无论是黑夜还是白昼。在雪的世界里,就算阳光温暖明媚,也无法融化它们的躯体,生命就像雪季的一个过程。

开始,白色的雪花覆盖了我们幼稚的童年。我哭了,旷野中,精灵们好奇而无奈的看着我,和着我的哭泣和风声轻轻吟唱着。我听不懂这语言,我只感到这歌声高亢,这风声像大提琴的鸣奏。雪慢慢的又覆盖了我脆弱的青春,我还来不及向往和期盼,这时我的身体强壮,却无法摆脱身边的束缚,一切的努力好像都只是在挣扎,无际的原野只有我和在我腰际无边的雪,突然间雪到了我的头顶,原来白发是这样染成的......

  • 播放音乐:Meo suo i eyrum

我笑了,听着精灵们朦胧、萧条的吟唱,我继续的等待。这就是驻留在我心灵角落的Sigur Ros,连噩梦都是这般的诗意。我们会迷失的,会迷失在梦里的,会迷失在过去和现在的。纪伯伦曾说,遗忘是选择自由的一种方式。听这Sigur Ros的《Agaetis Byrjun》,也许是可以选择迷失在自由里的,也许是可以选择彻底地束缚自己的。

  • 播放音乐:Agaetis Byrjun

旋律慢慢响起,每个皮肤细胞都探出头脑,尽情呼吸那股来自奇特国度的空气。他们在你身边细细耳语,跟你诉说那个国度的传奇故事。故事只有开头和结尾,没有过程。精灵们把那段时间和空间留给我们自己去遐想,他们邀请我们跟他们一起玩有趣的游戏,而你的心灵也渐渐贴近那片土地。

无论是从概念还是从感觉来说,来自冰岛的Sigur Ros都代表着空灵简约的美学主义。

  • 播放音乐:hoppipolla

感谢收听本期挖沙音乐专题之“冰海精灵——Sigur Ros”我是浸江夜。我在挖沙,我们用声音交换世界。期待你的参与。(部分文字来自网络)


  • 入群请加微信:wlf925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浸江夜
你好,我是L···
查看“浸江夜”的所有文章 →

3 条评论

  1. 见闻
    见闻

    😉

  2. 一粒沙

    感谢L同学的精心推荐,文字部分的编辑尤为称赞 😉

  3. miffy
    miffy

    😉 L的力作。。顶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